种鬼国语-世俗的快乐

最近,老家传来喜讯,表弟又生了个宝贝疙瘩。细细想来,表弟已经生了三千金了。每次回家看到表弟都是一脸笑呵呵的。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,他经常拍着我的肩膀说,“老哥,还是你好啊,端着铁饭碗,旱涝保收。哪像我啊,每天都东奔西走,家里几张嘴等米下锅呢。”

让我奇怪的是,表弟打工养家,但很少见他发过愁,整天都乐呵呵的。

好友老李过生日,叫我去喝两杯。几个朋友坐在一起瞎聊,非常开心。老李告诉我,他现在基本不出去做事了,就在家打打牌,陪陪年迈的老妈妈。我说,“老兄,你以前是不是发横财了,年纪不大,就在家休养生息了。”老李笑着说,“钱是赚不完的,累了几十年,一辈子也要轻松轻松吧。”其实,老李也就五十出头,在农村也不算年纪大。老李年轻的时候,干过包头,赚了一把,他曾说光丫头读书就花了他几十万。

每天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,写一些无聊的材料,经常感到心情空虚。走在红尘滚滚的人流里,大把大把的灰尘扑进我的嘴我的鼻子,呛得我难受。望着墙上的报表,本月的任务有十几项,可快到月底了才完成一半,这阵子是不是要加几个晚班呢。看样子前几天老朋友阿拉送的戏票是看不成了。

在报社混的那段日子里,经常有一些20几岁的年轻人来玩。阿华长得高高大大,白白净净。见了几次,大家熟了,就随便聊了。阿华说得最多的是,自己和女朋友都老大不小了,过几年就要结婚了,可房子在哪里,连影子都没有,更别说车子了。阿华对未来有点担忧,怕无法应付高昂的房价。

突然想起好久不见的堂弟,听说他生意不错发了财,不如问问他过得开不开心。我放下手中的事就去了堂弟家。堂弟看到我,也有点吃惊,“哥,你今天怎么来了,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。”“没事,没事,我就过来聊聊天。”堂弟为我倒了杯茶,我们慢慢聊开了。没想到的是,堂弟这家伙虽说这几年发了财,但也不开心。每天都要挖空心思想明天的生意,连中午也没休息过,要不在工地,要不奔波在路上。这不,才四十多岁,头发就越来越稀少了。

前几天,接到朋友的电话,他告诉我,老王走了。我有点难以置信,老王连五十都不到啊。老王为人耿直,说话直来直去,为此少不了和人吵架。他不满足按部就班的生活,也不想处理单位复杂的人事关系,早几年就下海了。偶尔在路上碰到他,他都是来去匆匆。看着老王苍白的脸,紧缩的眉头,我在想他是不是过得太累了,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呢。

我仿佛一下子明白了,为什么有的人那么种鬼国语,有的人那么不开心了。生活就像一杯清水,你往里面加糖它就甜了,你往里面加盐它就咸了。(编辑/李响炮)